疾病從哪裡來?如何經歷病得醫治?-老爸眼中,基督徒的疾病觀

「祂親自取去了我們的軟弱,擔當了我們的疾病。」-馬太福音8:17

疾病從哪裡來?要如何得到最好的醫治?

經過這幾年受疾病的煎熬,我從經歷中有了一些體會,發現身為基督徒,我們對疾病的認識也需要擁有不同的眼光。

一、從三部分人-體、魂、靈-所造成的疾病

1. 「體」造成的疾病

當我們沒有顧惜自己的身子,沒有過一個規律的生活時,疾病就容易產生。

例如在飲食方面,不該吃的吃太多,或是在生活作息上失調,時間久了就有奇怪的毛病出來。我們該過一個早睡早起的生活,寧可早起辦事、看書,也不要熬夜晚睡,有時候就是因為作息熬過頭了,就有一些奇怪的疾病出現。

人到了50多歲,毛病就會層出不窮,我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在年輕時,我曾經吃了不該吃的,睡眠時間和生活作息不恰當。當20幾歲、30幾歲身體強壯時,這樣的生活模式自然沒有問題,但當年紀大了,潛伏的疾病就一一顯現出來。

然而,在今日的生活環境裡,發病的年齡不斷下降。現代人和以前不一樣,在過去,人們習慣在大自然中跑跳,現代人卻總是在都市中生活,身體自然比較虛弱。所以有人40多歲,甚至30多歲就開始發病。在身體這方面,因為自己生活習性沒有注意,不知道規律的生活對我們如此重要,久了就容易產生疾病。

面對疾病,現在的醫學常是治標不治本。從身體而產生的疾病,有時候該歸回自然,過一個受約束、正常規律的生活,在飲食、休息、運動上,不把自己弄得過度忙碌,寧願輕鬆、自在的過生活;甚至可以的話,該偶爾遠離忙碌的都會,到安靜、清幽的鄉間,身體的一些毛病有時就會迎刃而解。這是真正沒有副作用、從根本起步的治療。

除了親近神所造的大自然之外,更基本的層面就是來到主面前,向主認罪,承認我們已過不受約束的生活,一面也祈求主的醫治。來到主面前禱告,是一條永不會錯的正路。當我們祈求時,有時主就行神蹟,帶來生命的改變,一天又一天的醫治我們,過了一段時間,有些問題自然就解決了。

在一些時候,經過禱告後,也許神不直接醫治,反而安排一種環境,讓我們接受醫生的治療。無論如何,我們是祂的兒女,只要我們向祂禱告,祂絕不會不理不睬。儘管有時候我們在禱告中被祂責備,祂也必定垂聽我們的禱告。

2. 「魂」造成的疾病

另外有一種疾病生成的原因不是因為飲食或作息失調,而是因為眼目看了不該看的東西,耳朵聽了不該聽的事物,這些有的沒有的「垃圾」訊息,破壞了我們的魂。這些從心思、從魂裡面進來的負面思緒、消極思想,也會使我們生病。

就如同從主而來的,是生命之話, 能夠滋潤並點活我們的靈;從神的口中出來的,是神的呼出,安慰我們的魂,使我們得鼓勵、被加強。

從主以外的源頭-世界-所來的,像報章雜誌、電影、書籍,甚至我們的教科書,都有一些細菌隱藏在其中,無意間從我們的魂進來,使我們痛苦、哀愁、情緒緊張、刺激過度,這些也會使我們的身體發病,例如讓神經系統、腸胃系統、免疫系統…等等發病。

對付由魂所引起的疾病,我們也該向主認罪,求祂赦免,讓祂醫治我們心思和情感裡面的毒素,保守我們警醒,不受從惡者來的引誘。如果看一部電影,或讀一本書時,深處突然覺得不平安,就該立刻停下,忍痛而不好奇,保守自己的魂時刻純淨、健康。

3. 「靈」造成的疾病

造成疾病的另一個原因和靈有關。當我們清潔的靈若去碰觸相命、卜卦、和偶像相關的,或接觸從某些異端團體而來的內容時,我們的靈容易受到玷污。這些汙穢的事物會從靈擴散到我們的魂,進而影響我們的身體,產生各種的疾病。

對付從靈引起的疾病的方式仍是一樣,該在主面前尋求禱告,讓祂光照、充滿我們,主引導我們想到哪裡,就認罪到哪裡,然後一個點、一個點在主面前對付乾淨,這樣我們的疾病就能被主醫治。

有太多的基督徒能向我們訴說在經歷禱告、認罪後,疾病得到醫治的神蹟;但有時候主也會引導我們接受妥善的治療,該打針就打針、該吃藥就吃藥,只要凡事照著靈裡的平安而行。這是神在祂兒女身上的醫治之路。

Do-You-Want-To-Be-Healed

二、經歷病得醫治-人的路與神的路

「耶和華阿,求你醫治我,我便痊愈;拯救我,我便得救;因你是我所讚美的。」-耶利米書17:14

醫生說我沒救了,神卻說我還有救!

在我身上,我能見證主是如何一路帶領我經過從肝硬化、肝臟移植,並接二連三多次手術的疾病。

一年前的某一天早晨,台大醫院的胡醫師來到我的病房巡房,直接當著我和我太太的面前告訴我,我現在的病情,已經到了他束手無策的地步。我的病竟然到了這種地步!即便他所學的一切,加上台大醫院所有的儀器,都已無計可施。

那一天胡醫師的話,說穿了其實就是宣判我死刑,說我的身體已經沒有救了。

照理說,在人天然的想法中,既然遇到這種情形,就該快想其他的辦法。那時,我和太太也想到在基隆醫院的一位主治大夫是我們的親戚,我太太也很快地和他聯絡上了。這位基隆的親戚連忙說,快來基隆,他會想法子幫我們處理。但經過禱告之後,我的深處卻沒有要「動」的感覺,反而覺得留在台大醫院很平安,所以我就選擇留下來,不採取任何行動。

幾個月過去了,胡醫師又再對我說了一次,他對我的病情已經無能為力;而我也明明知道繼續留在台大醫院沒有用了,我裡面的感覺卻仍舊平安,於是我仍然什麼事都不做,繼續吃著胡醫師所開的藥。

一年過後,我的身體並沒有像胡醫師所說的衰微,反而竟漸漸恢復,甚至可以拆掉開刀後這幾年都接在身上的引流管,能像自由人一樣活動。在拆掉管子的前一天,我記得我太太還拜託胡醫師,請他幫我們把這個管子拆掉,他卻回答,『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妳先生這輩子都無法拆除這個引流管了!』結果神卻藉著祂奇妙的手,拆掉了讓我行動不便的管子,讓隔一天巡房的胡醫師看得目瞪口呆。

到了這個時候,我才明白,再一流的主治大夫、一等一的醫院、或標榜著從各國進口的儀器,都是無用的,因為真正的醫生乃是我們的主。到底要接受治療,還是不要接受治療,主都知道,我們得靠著禱告去摸裡面的感覺。

經歷那靈凡事都教導

聖經清楚告訴我們,那靈天天與我們同在,並且凡事都教導我們。(約翰一書2:27)

試著回想,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爸爸媽媽在凡事上也都會教導我們,而且會隨時陪伴在旁,留意看著我們玩耍、看書、交友,如果一有不該或危險的事,父母必會立即採取行動,並有適當的教導。今天我們的天父也是如此,並且祂就在我們靈裡,更親切便利,凡事都教導我們;天父的教導有時候很細柔和緩,但只要我們有一顆尋求的心,一定能感覺到父的說話。

我們的阿爸父在凡事都教導我們;祂比爸爸更「爸爸」,比媽媽更「媽媽」,祂是天下所有爸媽中最「囉嗦」的一位,而且祂永不放棄。今天教導你不聽,祂明天仍會教導;這個月不聽,下個月繼續教導;今年不聽,三年不聽、十年不聽,祂還是一直興起環境,直到我們願意聆聽為止。

在這個那靈教導的過程中,有時候我們比較順服,一有感覺就立即照著靈裡的感覺;但有時候我們並不敏銳,不願順從,祂就會杖責管教我們,這就是聖經所說愛的懲罰、在安慰中的擊打,因為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我們。

身為基督徒,我們都有那靈的內住,都能經歷祂的帶領與說話;但要讓這個感覺敏銳,我們需要操練不照著天然的感覺行事為人,在每一樣事上,享受神最好的帶領。

若是已婚的基督徒,在禱告尋求主的事上,夫妻若能一起禱告是更蒙恩的;原則上妻子該順服丈夫,因為弟兄得向姊妹負責,而神向弟兄負責。夫妻同心合意,堅定持續一起禱告,主必會啟示當走的路。

在這複雜的世代中,學習單純的功課

其實,不管接受或不接受治療,都不該照著天然的觀念,不該在頭腦中思考孰優孰劣;因為真的,只有主才知道。

今天這個世代,在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已經構成一個自成系統、太過複雜的體系。例如飲食,現代人往往一餐要得花上1個小時,不像過去只要10分鐘、5分鐘就能解決,簡單的進食活動已經被太過複雜化了,有太多不必要的講究。

醫療也是如此,現代社會會提供我們各式各樣的「菜單」:各領域專家、各式各樣的建議,讓我們看得五花八門、不知所措。並且這個人說他推薦的很有效,那個人也說另外一個很有效,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看法,而且都說得好像神話一樣有效。

事實上,從我的經歷中印證,這些往往都是假的!

有的醫生是膨脹自己,吹噓醫術,另有的是毫無良心的哄騙;而推薦我們各種醫療方式的人,無論是出於天然的熱心,或是真心的關愛我們,他們都會將他們所認為最好的介紹給我們。

而我,對這種事已經經歷得太多太多,各地愛我的弟兄姊妹們、盼望我好起來的親戚朋友們,都各有各的想法;然而,他們所推薦的方法我實在聽也聽不完。在這麼多的推薦中,我曾選了其中一些嘗試,但最後都發現是一場空,沒有一個方法是真正有效的。曾經有人向我推薦去看一位台灣的國寶級中醫師,然而經過幾個月的疲於奔命之後,也證實是不實在的。在多次的嘗試中,浪費了我們的錢不打緊,浪費了我們的時間也不打緊,最嚴重的,是使我們更傷心、更灰心,也造成了許多身體難以承受的後遺症。

這些年間,到現在為止,我發現只有一位醫師從始至終沒有騙我,那就是台大醫院的胡醫師;他是唯一有良心的醫師,因為他兩次誠實地對我說,我已經無藥可醫了。也就是因為他的坦承,才刺激我和太太放棄一切外面的嘗試,回到靈中完全仰望主、倚靠主,因為我知道世界上已經沒有人可以救我,我願意死心塌地的完全交給主,而我也終於奇妙的經歷了主手的醫治。

地上的醫師無法醫治,天上的大醫師才能

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我深處相當清楚,不是胡醫師救了我,而是主醫治了我。

我的意思,不是說不要去找醫生,有時候必須找醫生吃藥、開刀;重點是:到底是不是現在,是不是這一位醫生。在決定中需要夠多的禱告,而不是出於人的推薦、書本的秘方、天然的著急,或抱著投石問路、狗急跳牆的想法。

在疾病的事上,基督徒該操練純誠真實地跪到主面前,摸主的感覺;儘管一次摸錯了,但至少我們有試著認真求問主,再有下一次時,就能越來越準確。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禱告尋求,我們就懂得如何摸從主來的啟示,也就成為保羅所說的,在靈裡事奉、在靈裡生活行動的人。我們若認真,主必會親自引導我們,讓我們走上這條經歷神的路。

所以今天,我將我的經歷傳承給你們,這是我可以對你們作的見證。當有一天我在主前安睡之後,你們帶領孩子時自然就會發現,我所說的是真真實實,經歷主醫治大能的內在故事。

本文作者:吳緯中
原文出處:
30 Begins.

我從小就害怕死亡,在還沒有弄清楚生有甚麼意義的時候,死亡的陰影就一直籠罩着我。在童年的印象中,只有醫院和學校;因為體弱多病的母親常常被呼嘯着過來的救護車帶走,無數次從死亡中掙扎着過來。我經常背着小書包就去醫院陪伴母親,在病房裏做功課。

我常看到病人掙扎着死去,那種樣子讓我覺得非常恐怖。

然而,最讓我悲痛和困惑的,是在1976年的夏天,我的妹妹突然意外死亡!這種悲痛無法言說,無法形容!我簡直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活生生的人怎麼突然不見了?她有地方去嗎?

殯儀館裏到處都是悲痛欲絕的人,我看着他們,心裏卻在發呆:這些哭嚎着的人,有一天不是一樣要躺在這裏,讓別人為他們哭嗎?
我很固執地相信,我妹妹必定是有一個地方去的!

不料,尋找她,比面對她的死亡更痛苦。我和媽媽各鄉各鎮地尋找能通靈的人,不幸,找上來的她,卻說:我在陰間,請燒些衣服給我,因為我穿着游泳衣;而且衣服要紅色的,因為這裏的鬼很厲害。

這真是個讓我絕望的消息,原來等待我們的,是一個比人間更可怕的世界!為甚麼人無可選擇地生於世上,又無可選擇地下到地獄?為此,我心靈落在極度的黑暗裏,直到遇見了耶穌基督。

道路真理生命

打開聖經,第一句看到的話是:“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第十四章6節)
原來天堂有路!在那裏有永恆的生命,沒有死亡,沒有眼淚。這麼好的地方當然要去的!漂泊日久的心從此靠岸了。

我很認真地對待我的信仰,我要對我的生命負責。信耶穌三十多年了,我能見證說:神是真實的,天堂也是真實的。真實的信仰不是期盼摸不着的未來,而是今生就能享受神的同在,享受永恆生命所帶來的生之快樂。

我不再懼怕死亡,而且喜樂充滿地生活,因為耶穌已經戰勝了死亡,上帝把永恆的平安放在我的裏面,也放在所有基督徒的裏面。

多年前,我媽媽又因病進醫院,那時她已經是一個基督徒了。醫生叫我們要有思想準備,可能是肺癌。我們都不禁憂愁起來,她卻反過來安慰我們說:“為甚麼憂愁呢?若我的時間到了,耶穌接我回天家,不是很好嗎?”看她臉上所呈現的平穩安靜,若對永恆生命沒有絕對的把握,是不可能有這表情的。我們的心滿得安慰,那是真實的安慰。

2002年,我本人罹患癌症。2007年復發並雙肺多發性轉移,已屬末期,化療失效,醫生估計只有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雖然治療期間經歷了十分巨大的痛苦,死亡的陰影一次又一次地逼近,但因為堅定地信靠主耶穌,也確實地知道信耶穌的人就算死了,也一定會復活,並且在天堂享受永恆的光明和喜樂,所以,我一直能夠保持樂觀與自由奔放的生活態度,連醫生與護士都說,沒見過這麼快樂的末期癌症病人。

感謝上帝的恩典,我的疾病在停止化療,專心仰望神的醫治並認真地處理後事之後,神蹟地好過來!雖然肺部到現在仍然有許多腫瘤,但已經停止活動七年了!不過,永遠活在地上並不是上帝的安排,上帝安排給人類的,是天堂永恆的家鄉。耶穌是道路,真理與生命,只要信靠主耶穌,就能找到去天堂的道路,就能得着永恆的生命,就能勝過死亡,進入永生。

必須稍作解釋,根據聖經的啟示,人死以後是不能變鬼也不能還魂的,我妹妹的那段經歷,是邪靈藉着巫婆的口假扮的。但地獄確實存在,人如果不願意接受耶穌基督作個人的救主,就等於自己拒絕上天堂,那麼,就只有地獄一個地方可以去了。

中國有句話形容愚昧人:“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撞進來”。我想改一下,勸勉所有認真對待自己生命的人:“天堂有路你要去,地獄無門出不來”。這道門,是進去以後才關上的。

作者:杜嘉
資料來源:金燈臺活頁刊福音活頁2014.5 第171期

何罪之有? /  邱玲

從前不知己罪,不認己罪;現在認識耶穌,得嚐主恩,認罪悔改,勤讀聖經,心靈飽足,生命改變更新。

成為基督徒之前,我最大的障礙就是「罪」;每次聽基督徒聲稱自己有罪,我都不以為然,也不愛聽。

GoodorEvil

我自認是好人

不是我誇口,我從小在學校是好學生,勤奮努力;現在成家立業,在外工作,認真負責,對得起老闆付的薪水;在家操勞,盡職盡責,上敬老人,下撫幼兒;對朋友,憑良心待人處世,有空問候關心,能幫忙盡力而為。如果聖經說人一生下來就有罪,像我這樣的好人都有罪,天下就沒有好人了。有基督徒糾正我說:從人的角度來看,不錯,你沒有做壞事。但人有罪性,上帝是看內心,在祂公義聖潔的眼中,心裡恨人也是殺人。我一聽,更不服氣,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心裡罵人,又無害人,干你何事?上帝如此量刑不公,這樣的神,我惹不起,還躲得起。於是有一段時間,我放棄參加團契查經,即使聽不到優美動聽的聖樂詩歌,只要能躲開上帝對靈魂無情的省察,我彷彿就能心安。況且我生活又不空虛,興趣廣泛,事務繁多,週末忙都忙不過來,哪有時間去教會聽牧師說教、研究聖經?現在流行一句話:「寧做一頭快樂的豬,也不要做一個痛苦的哲學家。」那些艱深的哲學問題,不去想,太陽照樣升起,日子照樣過。

 

無形缺陷


我有體貼的丈夫、可愛的兒女、穩定的工作;但是我的心總像缺了點甚麼。漸漸地,我對很多以前熱衷的事情失去興趣。美味佳餚,對我這樣美食愛好者沒有了吸引力;自然美景,我也熟視無睹;朋友聚會,與人閑聊,好像內容重複,沒有新意。平日裡,我感到生活的催逼,趕著上班、催著做事,像陀螺被不知名的手打得團團轉。而且,想到退休前的三十多年,每天過著雷同的生活,真叫人沒有盼望,不知以後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複的日子何日是盡頭。就像拼命奔跑,卻又不知目的地在哪裡。

更可怕的是,我自以為有愛心,常為小說、電影中人物的悲慘命運傷心落淚,為遠方的災民祈福;但對身邊的人,只會用自以為是愛的方式去愛人,卻無法體會對方真正的需要。想溫柔體貼,卻常常為小事生氣;想控制負面情緒,心裡卻堵得慌,於是發洩一通再說。看了不少如何與人溝通的書,卻在快節奏的日常生活裡,忘得一乾二淨;一聽到不同意見,就缺乏耐心,忍不住打斷別人的說話。我的言行,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周圍的人,特別是最親密的家人,說的時候不自知,事後常後悔。相反的,卻對別人刺耳的話特別敏感,總覺得自己受傷最深,不肯寬恕人。我那時心裡真是苦,想愛人,卻不知如何真正去愛,常常鬱悶,落落寡歡。正如聖經上所說:「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羅馬書七15)

有一天,我流淚對鏡子說:我要改變。但以前也曾立志改變,卻因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好景不常,不久又回到以前的生活常態,忙忙碌碌,又不明瞭在忙些甚麼。失敗的教訓告訴我:我的能力有限,就像陷在泥的車,只能靠比自己更強大的外力把我從中拔出來。

More »

他,曾是大人眼裏遊手好閒的少年人,學校是一個換過一個,家裏沒有愛的吸引,他沒和家人打一聲招呼就毅然從軍,獨自一人漂泊異鄉,隨著軍隊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戰火,看見袍澤在無情的砲彈下一一喪生,那時他僅十六歲,卻嘗夠了人生的生離死別,因此在他年輕的面龐下,有著一顆易感、世故的心。

孫越

        看盡這人世的無常之後,唯一還能讓他執著一生的只有—-演戲。這個從小的夢想竟在一次偶然的機緣圓夢了!他進入了軍中的話劇隊,待了十四年後,話劇逐漸沒落,但為了實現他的理想—-「生於舞台,死於舞台」,他毅然離開部隊,正式投入電影的行列。

        剛開始到電影圈闖天下,生活十分清苦,常是有一餐沒一餐;終於等到一個機會,飾演反派角色,僅是數分鐘的戲,他卻全力以赴,雖然至今片酬仍未拿到,但卻為他日後的演藝生涯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卅九歲那年,他得了金馬獎最佳男配色的頭銜,一時名利雙收,片源滾滾而來,為了多賺點錢,他也曾毫不考慮的接下任何角色,不管合適與否,當初執著成為好演員的理想,也一時拋在腦後,但換來的卻是更大的空虛。

        就這樣度過漫長七年的生命低潮期—-生活沒有意義、沒有重心。他曾有一年的時間遠赴韓國拍戲,希望自己能夠有所改變,但卻是無功而返;直到在朋友帶領下認識了耶穌,心中才真正開始有了轉變。

        曾經接觸過禪學、佛學的他,現在認識耶穌最大的不同點是—-得到了未曾有過的平安。耶穌是一個可以真正委身,將自己完全託付在其懷抱的對象。

        在這樣一個信抑的引導下,他漸漸走出屬於自己應該擁有的生活方式,不僅在生活言行上有著奇妙的改變,處世也更有智慧及勇氣,因此形成他在電影界、演藝圈不同於人的原則及公正形像。

        五十三歲那年,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同時,他宣佈了一年只拍二部戲,其餘三分之二時間從事公益活動,回饋社會;因為他覺得,人活著不光是只顧自己,更應在意別人的存在。

        此後他雖做人人得以看見,十分有意義的公益活動,但背後所要面對複雜的人、事、物,其中所遭遇的各式難題,往往超出他能力所及。但每回來到神面前迫切的禱告,他總是得到及時的智慧、勇氣和能力。於是在他心裏有這樣的心願:這是他該做的,不管結果是否對自己有利,仍舊全力以赴。

        經過多年的摸索、尋求,五十九歲那年,他心甘情願的放下多年熱愛的演戲生涯,正式投入社會工作。

        雖然他走下了舞台,卻在人生的大舞台上賣力演出,因為誠如聖經上寫著:「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他,就是我們的老朋友—-孫越。

        他感謝神對他一生的帶領,雖然他仍不知下一步將如何,但與神那份親密的關係,他知道神永遠不會放棄他。因此孫越樂於將這份美好的禮物與你分享,介紹給你,孫越邀請你:如果你心裏還找不到真正的平安,看看孫越的過去,看看孫越的現在,孫越對自己的未來有把握。如果你願意接受耶穌,你可以低頭向神禱告:

       「親愛的耶穌基督,我相信你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我承認生命中犯了許多錯誤、許多罪。我願意接受你作生命的救主,引導我走一生的道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阿們的意思是誠心所願)

作者:呂佩芳    資料來源:大光傳播

延伸閱讀
1.孫越(維基百科)
2.孫叔叔的BLOG

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法律人常說: 「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但是用了半生時間在法庭中且高高在上的法官陳國文,退休之後決定要四處宣揚那看不見的確信之事,用神的恩典幫助人得到向上的力量。

律法與恩典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第11章第1節)
陳國文的人生很早就一路順遂抵達最頂峰,去年他從最高法院法官的位階退休。去年來他握有審判的權柄,對於法律,他一針見血的說:「就是一條紅線!」

這條紅線維持了人們最低的道德規範,律法就是守住紅線,超過這條線就要被處罰。「同樣的,只要不超過這條紅線,也沒人會管你。」陳國文認為律法使人不至於往下掉,卻也缺乏幫助人向上的力量,「這跟恩典有極大的不同 。」 他說。

陳國文在律法這條紅線上,擔任多年的「守門員」,現在他進一步要更積極的,幫助人得到向上的力量,從天而來的恩典。要藉由宣揚福音,幫助人們不只不往下沉淪而已,還要向上提升。

以前大家稱他為法官,現在叫他一聲牧師,過去多年的法官職涯,使陳國文在退休的這一刻,更深刻的重新思考天國是什麼?如何才能進入神的國度中。以他多年法庭的觀察發現,因為錢的問題引發的刑案最多,他認為,到神的國度除了守律法,最重要的是要跟從耶穌,要有愛。

葡萄園的譬喻

以聖經中葡萄園的工人這個故事為例,以律法來說,要強調的就是「同工同酬」,發生在陌生人之間才是公平的,這是過去陳國文擔任法官的依據。但聖經卻不這樣教導,陳國文舉出很簡單的例子說明,如果進去葡萄園工作的都是一家人,先進去的是爸爸,後進去的是媽媽,最後進去的是孩子呢?他們全都得到同樣的酬勞,那麼最早進去的爸爸會怎麼想?看到自己家人都得到了酬勞,反而會非常高興,感到十分恩典吧!

公不公平的問題遇到愛就會轉彎,陳國文表示,這就是聖經的教導,天國就是一家人,人與人之間是肢體、是家人。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一家人要搭公車,車來了,會讓誰先上車呢?通常是最小的孩子先上車,或者是家裡的長者、身體不方便的人,而最強壯的通常最後上車吧。天國就是要讓大家都進去,軟弱的、跑得慢的,後信的,要幫助他、扶持他,讓大家都進來,這就是「在前的要在後、在後的要在前」的意思,這是來自現在陳國文牧師身分的證道。「我現在目標就是要把這個講清楚。」守律法雖然有用但是不夠,最後還是要靠聖靈把人帶到有愛的境界。

從法官到牧師

從法官到牧師,從講究律法到宣揚神的愛,神呼召陳國文不只於此,祂給予陳國文的恩典還有更多。「以前的生活非常規律,吃飯、上下班的時間都固定。」陳國文現在又要學又
要講,面對各處的不斷邀約不僅累,最衝擊的是,以前在法庭上非常權威又高高在上,從高處望下去,每個人無不正襟危坐,專心聆聽;相對第一次出去講道時,卻看到台下有人蹺腳,內心非常錯愕:「怎麼可以愛聽不聽的呢?」

講道一年下來,心態慢慢調整,「上帝要呼召你往往用盡方法」,他想起年輕時曾遇到的一位奧地利來的神父,多年前對還是大學生的他說:「哪怕只有一個聽眾,他也會當做一百個人精神抖擻的講道;那怕那個人在阿里山,也會專程去講給他聽。」

陳國文嚮往這位宣教士的精神,現在的他非常謙卑,幽默自嘲、談笑風生,並且不為自己設限,「將自己完全的交給上帝。」他說。

資料來源:伊甸基金會【伊甸園】期刊307期,2012.9.10,26-27頁「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幾個星期前,教會一位弟兄息了地上的勞苦,安息主懷。這位老弟兄的家人、教會弟兄姊妹對這位弟兄的突然離去很不捨與悲傷。在他的安息、安葬禮拜中,雖然淚水不斷,但整個安息禮拜從頭到尾,卻是充滿了平安與希望。

安息禮拜完畢,當穿黑衣裳的眾人走出教堂,隨著載著棺木的靈車走向距離教堂不遠的墓地時,下了數天雨的天空竟然放晴了,藍天襯著白雲,加上墓園的綠地,雖然是喪禮,但眾人卻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覺得很肅穆、平安。這位弟兄的棺木被埋入土裡前,眾人依序在他的棺木上擺上一朵朵美麗的鮮花。最後,當牧者唸到:「弟兄,你從塵土來,仍歸與塵土」,並在棺木上灑上塵土時,忽然一陣輕風拂過,將灑下的塵土吹開,被吹散的土瞬間被展開,好似用沙織成的薄紗一般,然後隨風飄散。這一幕好美,好安詳……,這讓眾人想到基督徒的死亡不是終點,而是邁向永恆的起跑點。這和一般不信者的喪禮中,眾人哀痛欲絕,瀰漫著失望、不安、甚至恐慌的氣氛是很不一樣的。

安息禮拜中,牧者在證道中提到這位弟兄信主的特殊經歷,讓我們與會者很得激勵。這位弟兄原本對上教會一事很反感,有時反對到一個程度,甚至對欲上教會參加主日崇拜的妻子暴力相向,讓他的妻子傷心不已。孰料,有一天的夜裡,當這位弟兄睡覺時,有兩位身穿雪白衣裳的人(根據這位弟兄自己作的見證,他認為這兩位穿白衣者是神所差派的天使),站在他的床邊呼喚他的名字,然後對他說:「你為什麼不去教會?」翌日,這兩位身穿白衣的人,又在夜晚直呼他的名字對他說:「信耶穌有什麼不好?」接連兩天的異夢,這位弟兄再也不敢硬著頸項,他自己迫不及待地跑到教會,並告訴牧師要信主並接受洗禮。他的舉動讓眾人詫異,是怎樣的力量讓一個人有如此大的轉變?!

回到家中這句「信耶穌有什麼不好?」一直在心中盤旋不去。反覆思想,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不信耶穌,在他們心中,「信耶穌到底有什麼不好?」世上有那麼多的宗教,信耶穌與信其他宗教最大的不同點是什麼?

耶穌在世時,曾親口說:「……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馬可福音二章10節),其他的宗教教主沒有一個敢自稱自己有赦罪的能力,沒有一個從死裡復活,也沒有一個敢說將來必再來與世人同居。耶穌的門徒們經歷了耶穌從死裡復活、向他們顯現四十天之久、最後昇天的奇事,且經歷了耶穌離世前的應許,就是耶穌復活回天家後,將差派保會師聖靈來住在信祂的人的心裡,做隨時的引導與幫助後,他們不得不從內心深處由衷地呼喊:「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章12節)。

誠如使徒保羅所說的:「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5-57節)。

只有耶穌基督有「赦罪」的權柄,其他的宗教沒有!人為什麼會死亡?是因為罪的問題,耶穌基督第一次來到世上,是為了解決「罪」與「永死」的問題。我們這個肉體因為罪的緣故,終有一死,但因著耶穌基督的寶血,我們的罪被洗清。信主耶穌的人目前的肉體雖然有毀壞的一天,但是主耶穌應許信靠祂的人,祂必再來;已經信主死了的人,當祂第二次再來時,必像祂當日從死裡復活一樣,有一個復活的身體,是不會毀壞的,是一個榮耀的身體。到時復活的眾聖徒都會在天家相會……,想到這裡,我對死亡不再恐懼,因為我有永生的盼望。

你有永生的確據嗎?來信耶穌吧!如果你不想信,請好好想一想,然後捫心自問:「信耶穌到底有什麼不好?」

作者:志雅
資料來源:真理報2012七月號

魏連嶽攝於英國愛丁堡大學圖書館前

「……胡牌!」

魏連嶽手氣好,剛坐下不久,就打出漂亮的牌,不經意的叫出聲,同桌打麻將的同學不感意外,因為他的牌技一流,是同學眼中的麻將A咖。熱中此道的他,下課後總是吆喝同學切磋牌技到半夜,第二天才睡眼惺忪的到校上課。

從放牛班到家庭賭場 

魏連嶽國中時讀台北市明星學校仁愛國中,他卻對讀書提不起任何興趣,因此被學校編入「放牛班」,開始吃喝玩樂、醉生夢死的混日子生活。接著勉強進入私立高中,但生活卻更加糜爛。上課打瞌睡,下課後不是跟同學聚集抽煙、喝酒、嚼檳榔、打撞球,就是吆喝打麻將。為了把麻將打好,他買書鑽研,以至於技術越來越好,同學戲稱他為麻將老師。

由於打麻將越來越精明,同學對他寄以厚望,集資送他去賭場玩真的、玩大的。那天,同學帶路進入南機場狹小的民宅內,客廳放置一張麻將桌椅。彼此見了面不打招呼,立刻坐下洗牌。起初手氣不錯贏了錢,不久一些怪異現象讓他們警覺到對方出老千,雖然識破賭場詐術,卻不敢輕取妄動,因為他的眼睛瞄到賭場主人的床頭放了一把比半個成人還高的武士刀。所幸最後他們在拿回本金的情況下安全退場。

    

一場疾病使生命轉變

魏家有三兄弟,大哥混黑道幫派,二哥輟學玩盪,身為老么的他則是天天與麻將為伍。後來回想那段日子時,他說:「沒有人願意這樣混日子,但是我找不到人活著的目的及意義,所以只能如此渾渾噩噩的過活。」雙親對小孩失望,母親每天以淚洗面,卻無可奈何,任憑命運弄人。

他沒有上大學,只得入伍當兵。當兵第二年,因病住院療養。醫院不時有宣教士探訪病患。他們來到連嶽的病床向他傳福音。雖然聽不懂他們講的話,但他們的真誠與愛心卻讓他印象深刻。週末時去教會聽道後,才瞭解上帝對每個人都有美好的計畫,人的生命是有意義和目的。半年後他決志信耶穌,並於聖誕節受洗成為基督徒。

這段住院時期改變他的人生。為了想更多認識上帝所創造的這個美好世界以及上帝在他生命中的計畫,連嶽退伍後決定報考大學。他把國高中六年的課本找出來,每天除了短短的睡眠,其餘都用來唸書。那時大學錄取率約三成,國立大學只有一成多,在上帝的恩典中,他順利考進今台北市教育大學特教系,畢業後進入台北啟明學校教書。

大學生活讓魏連嶽享受學習樂無涯,課餘時他學樂器並組織「麥子管樂團」,到學校、醫院、百貨公司、路邊、監獄等地義演,希望透過音樂、詩歌,幫助年輕人找到生命的價值。他們曾經有4年時間與更生團契合作,進入台灣西部24個監所傳福音。

他考進大學讀書是家中的大事,父母看見放牛班的孩子進入教會後行為改變,高興又稀奇;大哥及二哥在事業失利後,心中無助,也跟著他到教會。大哥目前參與唐崇榮國際佈道團事工,二哥則透過教會力量幫助農民經營產銷。

上帝引領國外求學路

他在啟明學校教書,教導盲生吹奏樂器。晚上到神學院延伸制修讀聖經、信仰課程,接著又進入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讀神學。2003年獲得美國汎德堡大學神學院獎學金,於是決定辭去教職專心到國外接受神學裝備。

在國外唸書的第一年,上課只聽懂三成,為彌補不足,下課、吃飯、如廁都在K書。雖然帶過去的生活費僅能在國外維持一年,且未知能否順利通過學期考試,但就在對自己沒有信心時,竟然各科成績都順利過關,與此同時,第二年的費用也有著落。接下來的幾年上帝也都帶領走過。

2007年拿到道學碩士學位後,選擇到英國愛丁堡大學神學院繼續攻讀博士班,主修「教父學」。所謂教父是指「在信仰、聖禮、教義及神學等方面有傑出貢獻的基督教思想家」之統稱。他進入愛丁堡神學院後,被要求必須精通希臘文及拉丁文,且一年內古拉丁文要通過標準考試,並同時提出博士論文資格研究計畫。他說:「我覺得這個任務實在艱鉅,幾乎難以達成,只能求上帝施恩幫助。」

第一年他順利通過古拉丁文及博士資格考。接著,他的一篇論文也受邀在劍橋大學教父學研討會中發表,並被刊登在歐洲教父學叢書上,這是全球首位華人獲此殊榮。2011年五月魏連嶽從英國愛丁堡大學博士班畢業,返回故鄉臺灣,在衛理神學院任教。

    

麻將A咖到生命高手

從麻將A咖到神學院教授,魏連嶽一路走來,體悟生命轉變全是上帝的恩典。他過去不愛唸書,也不認為自己會唸書,每天打麻將、混日子,甚至還偷竊。但是無論人過去是什麼咖,只要經過神的手,都能轉變成為生命的A咖。

資料來源:佳音廣播月刊 第2012-2

延伸閱讀:基督教信仰與生命 (由魏連嶽召集聯繫的網站)

Pages: 1 2 3 4 5 6 7 8 Next

Copyright © 2017 lcmstan.twbb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WordPress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