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天哪,這不是基督徒最忌諱的事嗎?基督徒不就是「相信」嗎?是的,基督徒講究的就是「相信」,但是,「相信」是哪裡來的呢?不就是「懷疑」嗎?沒有一個「從懷疑到確定」的過程,何來相信?500年前的馬丁路德如果沒有從懷疑行為稱義到確定因信稱義,你我今天會不會還在購買贖罪券?

當然,真理是不容懷疑的,對一個已經信主的基督徒來說,如果還在懷疑「上帝真的存在嗎?」或是「上帝真的公平嗎?」又或是「耶穌真的是神嗎?」那就絕對是「動搖國本」了,這種對於基要真理的懷疑應該是成為基督徒之前的必經過程,自從成為基督徒之後,我們就邁入了信心的生活。只不過,這種所謂「信心」是否該無限上綱至教會所有的教導呢?不無疑問!有理性就會懷疑,「懷疑」是人的本能,有缺點也有優點,缺點是會打擊安全感,優點是可以進步然後提升安全感。

舉例來說,台灣早期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不容懷疑的,但是時間說明了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全民也曾經寄望於政黨輪替的美好,但是,真實的經驗讓我們破滅,嚴格來說,這是很正常的,所有「非關真理」的部分都是值得懷疑的,這也是人類進步的動力。懷疑讓我們不斷確定自己依然走在對的路上,懷疑讓我們有能力修正錯誤的路線,每個基督徒都需要知道,信仰的哪些部分是可以懷疑的,哪些部分是不必懷疑的。這種基本的觀念也適用於生活的每一個層面。

我們可以確定爸媽很愛我們,但不代表我們不能質疑他們管教我們的方式,夫妻彼此相愛可以不必懷疑,但是對方某些決定與價值觀當然是可以質疑的,我們不懷疑司法的公正不等於我們相信每一個法官都不收賄絡。這可以說是一種常識。

但我們卻發現,很多基督徒被教導「不准懷疑」,尤其是教會的組織運作。我們當然不用懷疑上帝的存在以及聖經的無誤,否則我們就會掉入無盡的空虛裡,但我們當然可以懷疑教會該不該建堂以及小組長的權柄到底哪兒來的,或是教會正在推動的路線……諸如此類的問題。

當然,作為一個牧師,肯定是不喜歡會友質疑的,或者說,多數人都希望別人對自己盲從,尤其是「底下」的人。但這樣是對的嗎?尤其是一個教會領袖,會眾真的是我們「底下」的人嗎?就算是,難道他們沒有權力懷疑教會與牧長的決策嗎?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這恐怕是所有基督徒必需嚴肅面對的問題。一群不會懷疑的基督徒在一起,只會依循古法,把傳統視為真理,那不就是走上僵化與儀式,那不就是當年馬丁路德所反對的嗎?所謂「基督徒」不就是「唯獨聖經」而有權利質疑傳統嗎?

基督徒一面慶祝馬丁路德改教500週年,一面盲目地維持著幾百年來的教會傳統,看在腦袋清楚的外人眼裡,不是諷刺是什麼?

當基督徒不懷疑「我們為何對社會沒有影響力」而只是瘋狂地專注於教會增長,這個信仰究竟有何意義?

當基督徒不懷疑「牧師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權力?」而只是忙著擠身教會高層,這個信仰會不會走回天主教路線?

當基督徒不懷疑「愈熱心愈封閉」這種光怪陸離,而只是疲憊地追求特會,這個信仰會不會偏離正軌?

當基督徒不懷疑「我們所說的跟我們所做的怎麼距離這麼遠?」而只是感慨於世界末日的混亂,這個信仰會不會令人失望?

當基督徒不懷疑「走入教會跟走出教會簡直判若二人」的矛盾而只是循規蹈矩地參加小組,這個信仰會不會精神分裂?

當基督徒不懷疑「教會如何使用我們奉獻的錢」而只是滿足於「多奉獻就多蒙福」,這個信仰算不算迷信?

當基督徒不懷疑「自己到底懂不懂聖經?」而只是日復一日地「QT」,這個信仰算不算表面?

當基督徒不懷疑「教會多年來換了多少路線,根本沒有用」而只是天真地認為「這次的路線一定不會錯」,這個信仰算不算洗腦?

當基督徒不懷疑「神學院該不該成為生產牧師的工廠?」而只是不斷地鼓勵年輕人讀神學院,畢業出來當牧師,這個信仰還有沒有前途?

當基督徒不懷疑「找一個新的主任牧師,教會就會復興」的觀念而只是到處打聽有沒有別的牧師要離職,這樣的信仰還有沒有出路?

當基督徒不懷疑「在一個教會與機構待很久就是忠心」的心理暗示而只是自滿於自己的始終如一,這樣的信仰還有沒有機會更新?

隨便講一講都有這麼多可疑之處,我們卻篤信不疑,這個信仰還有沒有未來?當上帝懷疑我們會不會成為升級版法利賽人之時,我們卻依然以宣教之名,走遍天涯海角引人入教,這算不算奇觀?當我們一面讀著「耶穌比宗教大」點頭如搗蒜之際,卻依然汲汲營營於建造一間大教會,我們的腦袋算不算秀逗?

我的父親也是牧師,他若還健在而看到這篇文章肯定會找我約談,那個年代就是這樣,我完全理解。但我們還能這樣對待下一代嗎?真心慶祝馬丁路德改教500週年,就勇敢地從「懷疑」開始吧!

作者: 劉曉亭

資料來源:傳揚論壇

牧會的這幾年間,上帝讓我有許許多多的機會學習和反省。如何幫助別人、也幫助自己處理“失去感”,是其中很難學的一項。

 

我是一個天性樂觀的人,即使在各種壓力中,也不會失眠。然而,今年(2016)短短2個月中,教會有4位弟兄姊妹去世,我的心中十分難過。

 

尤其是有一次,和員警一起尋找和處理一位失蹤的弟兄,回到家後,種種細節歷歷在目。那幾夜輾轉難眠。

當我們失去親人、教會弟兄姊妹和朋友時,我們會有深深的失去感。我常常陪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經歷這種失去感。我們教會是個中型的教會,華語堂約有250人。然而僅僅去年,我們就有9個家庭失去所愛的家人。

除了失去感之外,我們心中也會產生一些疑問,像是:“為什麼上帝要讓我經歷這種失去的痛苦?”或是:“雖然我的家人現在都平安,但是會不會下一個就是我或我的家人?”

我們應該怎麼面對這種失去感?我們對上帝的信心,也常常在失去感當中產生懷疑:我們所信的上帝,真的可靠嗎?

 

為什麼要經歷這樣的痛苦?

“為什麼上帝要讓我經歷這種失去的痛苦?”

對此,有人答:“苦難是一種化妝的祝福”。問題是,苦難帶來的失落、痛苦,我們都不喜歡,特別是發生在我們所愛的人身上時。

前一陣子,L弟兄去世。另一位弟兄後來說:

“10多天了,我感情上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昨天帶L弟兄的大哥去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轉了一圈,可是大哥根本就沒心情,哭了一路。我們倆分享L弟兄的童年和昨天的故事,兩個大男人一路唏噓不已……

“幾天來,我仍在問30多年前問過的問題:真有上帝嗎?為什麼要把我們最親、最愛的人,這麼早從我們身邊奪走?看來上帝也知道誰是最好的。”

“為什麼上帝要讓我經歷這種失去的痛苦?”沒有人能給出完美的回答。只有見主面時,主耶穌可以告訴我們。

然而,我們不能因此陷在絕望當中。使徒保羅所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這節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包括苦難。

在失去中體會上帝的同在

 

為什麼說“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我不是感情敏銳、豐富的人,有時甚至可以說比較遲鈍。然而在這幾年牧會中,陪伴弟兄姊妹、家人好友離開人世,經歷這樣重大的情感失落,特別是傷心難過之後,我漸漸明白,在感情的失落中,上帝可以跟我們同在,上帝並非不關心我們。

教會弟兄姊妹在苦難中的陪伴,可以讓我們體會到:那位親自體嚐人間疾苦的主耶穌,豈不是更想陪伴我們嗎?

《希伯來書》2:17是這麼說主耶穌的:“所以祂必須在各方面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愛忠信的大祭司,為民眾獻上贖罪祭。”(漢語聖經版)

要注意“必須”和“各方面”這兩個詞:主耶穌的“必須”,是祂愛我們和在乎我們的表現。“各方面”則是表達了: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主耶穌都和我們認同,並且從我們的角度,先體會了我們的苦楚和失落。

這樣的一位主耶穌,你我真的認識祂了嗎?

 

帶我們認識永恆和無限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很難靠自己真正地認識上帝。“真正地認識上帝”,似乎也並非生活的必須——餓了,渴了,或是身體哪裡不舒服了,我們都想要趕緊解決,但“認識上帝”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行有餘力時才花些時間做的。

然而實際上,我們生活在有限的人生中,卻不能不明白無限的上帝的屬性和特質。上帝是無限的,因此祂希望祂所愛的兒女,也能理解無限的意義。

我們來到這世界時,原本是兩手空空的,什麼都沒有。隨著年紀增長,我們擁有的越來越多。我們擁有物質,也擁有感情。

就如我自己,來美國讀神學和服事滿了9年,決定2016年9月回台灣服事。最近準備搬家,每整理一樣東西,都引起許多感情和回憶。要扔掉一件物品,也好像要把許多年的感情和回憶割捨掉。

如果物品我們都捨不得割捨,何況我們所親愛的人!然而,上帝為什麼要我們經歷失去親愛的人的哀傷呢?

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有一句話:“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5:4)上帝為什麼說哀慟的人“有福”?有福,真的嗎?福氣在哪裡?我們寧可用全部財產,換我們所愛之人的生命,不是嗎?

2006年,我和鴻海(富士康)的一位高級主管在北京開會,突然,這位主管緊急離席回公司,因為富士康公司的總裁郭台銘的弟弟郭台成因血癌病危中,郭台銘希望不論花多少錢,多少努力,可以把弟弟救回來。但是過不了多久,郭台成還是去世了。

其實,我們沒有一個人在今生會不朽,我們都是會朽壞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因此,我們的一生必定要經歷不斷的“得”,也要經歷不斷的“失”。

“得”讓我們懂得欣賞並享受上帝所賜的美好,“失”則讓我們明白,在短暫有限的美好背後,有一位真正美好的上帝。

我們會一路學習“失去,再失去”,直到我們一無所有見主面的日子。但是,我們也一路學習“得著主”,在不斷的“得著主”中,面對每一天的生活。

我們很珍惜這世界許多短暫的美好,但是我們不應當只是緊緊抓住短暫的美好,卻沒有永恆的美好。因此,上帝讓我們學習“失去”。

每一件“失去”,上帝都會親自看顧,用祂的永恆的手來扶持我們。上帝希望在失去感中,我們可以更認識祂是至寶。正如使徒保羅說:“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3:8)

我們都在不捨中學習珍惜所擁有的,我們也在失落當中認識主耶穌,因為失去把我們帶到主的面前,讓我們去面對這位永恆的主。

作者:鍾興政牧師
默想和討論:

1. 你是否曾經因個人或是家人的變故,而帶來很大的失落感?你有機會和他人分享過這樣的經歷嗎?如果你未曾和其他人分享過,可否分享當時和現在你心境的變化和學習?

2. 在失落的經歷中,你曾經抱怨上帝為何如此對待你嗎?你後來有經歷從上帝來的安慰嗎?可否分享經歷失落之後你和上帝的關係有沒有不一樣?

資料來源:海外校園

 

 

誰也不願與苦難有約,誰也無法預見苦難。苦難猶如捉迷藏般躲在暗處,這個不受任何人歡迎的不速之客,可以冷不防就來到你面前。瀏覽網絡報章,天南地北,苦難無所不在,你我身邊不乏其例。

有位北大畢業的研究生,在美國讀完博士後便在一家國際大公司就職。沒想到40多歲突然中風,雖被搶救過來,但行走找不到方向,語速也變得非常遲緩。後來,我開車接送他去教會,一段時間後,他的語言能力逐漸恢復,卻常歎自己此生已無望。我除了不斷安慰和鼓勵,更是藉機分享福音,但他總有個解不開的心結:「要是有上帝,為甚麼允許苦難臨到我?」

Why-does-God-allow-Suffering

用常理是很難理解苦難的。在人看來,恐怖分子被自己的炸彈炸死是自作自受;魯莽的駕駛人發生車禍錯在自己;煙不離手的老煙槍得了肺癌是在所難免。倘若無辜的人被恐怖分子炸死、或是優秀青年被醉酒的司機撞傷、一個事業正在鼎盛時期的人被絕症折磨、才兩歲的小孩就得了白血病等等,又如何解釋?一場空難事故、一次地震、一個海嘯,多少無辜性命瞬間消失,誰又能拿好人好報的願望來解釋這些現象?人們不禁要問:上帝為甚麼會允許這些事故發生?如果上帝對人類有愛,那麼祂肯定是有能力阻止災難的發生;如果有能力而不阻止,那麼祂對人類的愛又何從談起?我曾遇到一位去教會20多年的老慕道友,他也是一直被這個結捆鎖而不願向上帝打開心門。

面對苦難,我們又能怨指何方?除了自歎命苦,一些人的怨氣卻直指上帝。中國有部《唐山大地震》的電影,劇中人大罵老天,在導演看來,天災的始作俑者就是老天爺。據法新社報導,2007年9月14日,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一位議員Ernie Chambers曾向當地法院提出一宗訴訟,要求針對「最終裁決者——上帝」做出判決,因為祂「引發恐怖洪水、驚人地震、可怕颶風、駭人龍捲風、致命瘟疫,以及其他種種災害」。他請求法院下令被告停止以上有害的活動及製造恐怖威脅。

上帝冤不冤?祂創造天地萬物,讓人管理和享用,本來一切和諧美好。可歎始祖亞當和夏娃出於貪心,缺失忠心,背著上帝吃了必死的分別善惡果,釀下人生重大的苦果:女人懷胎生產的苦、男人汗流滿面糊口的累、最終歸於塵土的死;連萬物也同受咒詛,「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羅馬書八22)。

這些人生的悲情是上帝的作為嗎?其實是始祖咎由自取。從此以後,天災人禍的苦難伴隨著人類罪性的遺傳,代代相隨,揮之不去。人們不斷重複著亞當夏娃當年的錯誤,在悖逆中不願讓上帝作我們的主宰。我們破壞自然,又抱怨為甚麼受大自然懲罰?好比有些人不聽勸告,放縱生活,結果感染了愛滋病,又能怨誰?

上帝怎麼不挪走苦難?我們要知道,上帝並不溺愛,祂是聖潔公義的。苦難可以是懲罰,也可以是試煉。無論如何,上帝仍愛我們。哪個孩子有難,父母視若無睹,甚至不以命相救呢?上帝何嘗不為人類的痛苦所糾結?祂苦口婆心、費盡心思,與人類一代一代立約來拯救我們,到最後差遣祂的獨生愛子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代替總是背約的人類釘死贖罪;又用復活戰勝死權和魔鬼,拯救人類脫離罪惡、苦難和死亡,表達了上帝的公義、聖潔和慈愛。正如舊約時的先知所預言的:人類「在一切苦難中,祂也同受苦難;並且祂面前的使者拯救他們」(以賽亞書六十三9)。

耶穌基督降世成人,曾為世人醫病趕鬼,使瞎子看見、聾子聽見、啞巴開口、癱子行走,甚至叫死人復活,但這些對人生只是貼一片止痛膏藥而已。主耶穌為救我們死而復活,使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這才是永久大計。所以祂安慰我們:「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十六33)所說的平安就是在主裡面得永生。

在苦難面前不知自省,只把矛頭指向上帝,對上帝有何損失?可對我們來說,並不能解決苦難的問題。上帝嫉惡如仇,卻也是無比慈愛。祂為信祂的人預備的一個沒有痛苦患難的地方,就是天堂。在那裡,「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廿一4)。

天堂的門向所有的人敞開,如果你拒絕耶穌基督,拒絕天堂,將來下到地獄那無止境的苦難裡,你還能抱怨上帝嗎?

資料來源:中信月刊
作者:錢志群

「711」是我們國中同學會在七月十一日舉辦的日子,那天剛好是「昌鴻颱風」剛離開的時候,天氣正從雨天轉為陰天,氣候溫和,沒有前幾天連續35度高溫曝曬的炎熱。

我們這一班男女合班同學已有卅三年未見面,全班40人,出席19人,含配偶共22人,難得的相聚時光,見面剎那總是不停握手或擁抱,場景彷彿回到開放探親的年代,超級感動的哩!只差沒有眼淚奪眶!

今天真是舒服又感動的日子,想不到拜電腦科技之賜,在社群軟體的呼朋與串聯下,不出二個月就聯繫到半數同學,此際也是我們這群年歲近半百人士相繼辦同學會的時刻,記得才剛辦完大學同學會、及短期一起受訓上課的同學會,接著又是這次的國中同學會,很難想像三十幾年未見面的那種期待與興奮,早早四點多就起床準備搭火車南下,幾天前才在擔心颱風來襲是否延期或取消,畢竟大家願意請假或暫時放下手邊工作,一同從北中南共同出席此同學會,就是珍惜這難得時光!怎容颱風攪局破壞呢!還好上天安排,沒有影響到,還提供陰天不熱的溫良好天氣。

見面當下總是在考驗著記憶力,呼叫名字想半天、前往會場擦身而過竟不知,還有夾雜叫「大嫂」聲,唉!這把歲數當然記不起、認不得,還好我有備便同學錄給大家翻翻,才又喚起塵封已久的記憶。接著就是道歉、認錯與歡笑聲!真的變很多,部分同學也很神奇的完全沒變。

這種回憶與珍惜正是同學會的收穫,總有聊不完的記憶也有近況的問候,離散時照完團體合照,還有同學提供貼心的花生油及蜂蜜當伴手禮,讓我們每個人吃得盡興、聊得盡興也拿得盡興,同學會總是在溫馨、回味、感人與意猶未竟中度過,真是愉快的一天!期待下次同學會再相見!

30多年後的同學會相聚,難免體態外表改變、頭髮稀疏、齒牙動搖、有胖有瘦、有壯有弱、有病有痛、有富有貧,也有高學歷及開業老闆,同學故事中大家總是努力工作奮鬥有成,換得今日之成就。或許現實的考驗,有人未婚、有人單親、或是已婚沒有小孩,甚至有:沒空參加、怯於參加及拒絕聯絡之同學,每個家庭都有他特有的故事,這些都是自己鋪陳的人生,都得對自己負責,沒有好壞、沒有誰幸運,只有面對。不須羨慕也不須嘆息,不須比較也不須自卑,這就是自己的人生!

然而事後想想,我們這把年紀所專注的不外乎個人養身健康青春永駐、全家家庭和樂、小孩成長學習及工作經濟平順,總之,就不外乎經濟無虞、生活幸福及健康持續等等。

同學會

但是這些追求總會過去,聖經詩篇90篇:「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這些追求似乎合理,但有哪個人始終留得住?歲月摧殘下的實況是漸漸凋零、每況愈下,最後甚麼也沒能帶走或留下!

「人一生虛度的日子,就如影兒經過,誰知道甚麼與他有益呢?誰能告訴他身後在日光之下有甚麼事呢?」【聖經傳道書第六章12節】

那思考人生意義,這些短暫的留不住的,真值得我們追求?那有沒有永恆不變且又值得追求的?

原來永恆不變的,上帝早已預備,也早已顯明與賞賜給我們。聖經中上帝給我們的話就是最好註解: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原文是永遠)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我知道世人,莫強如終身喜樂行善;並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勞碌中享福,這也是神的恩賜。我知道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無所增添,無所減少。神這樣行,是要人在祂面前存敬畏的心。現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將來的事早已也有了,並且神使已過的事重新再來。【聖經傳道書第三章10-15節】

所以同學會給我的最大收穫,除了回味與相惜外,惟敬畏這造天地的上帝,持續相信謹守遵行祂的誡命,祂就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賜我有滿足的喜樂與永遠的福樂。這永恆不變的真理與應許,是上帝白白的給予所有屬祂的兒女,祂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且亙古永不改變的唯一真神,是願意將所有的好處賞賜祂所揀選所願意悔改相信接受祂的人,這一切都詳載在聖經神的話語當中,原來這才是我們人真真實實值得追求永恆不變的,不是嗎?!同學們願意相信這又真又活的上帝,且能賜福並已改變世界上成千上萬人生命的這位造物主嗎?這一切都在同學自己的選擇!值予大家深思!

「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願此成為同學會後記,共勉之!將來天上見!

經文:路加福音第十七章11至19節
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經過撒瑪利亞和加利利。進入一個村子,有十個長大痲瘋的迎面而來,遠遠的站着,高聲說:“耶穌,夫子,可憐我們罷!”耶穌看見,就對他們說:“你們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他們去的時候就潔淨了。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祂。這人是撒瑪利亞人。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在哪裏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嗎?”就對那人說:“起來,走罷,你的信救了你了。”(路一七:11-19)

痲瘋病人是當時社會的“隱形人”,人都避免與他們交往。摩西律法要求身上長大痲瘋的要撕裂衣服,也要蓬頭散髮,蒙着上唇,並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只要他有此病在身,他便是不潔淨。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利一三:45-46)。撒瑪利亞人是主前722至21年時,亞述帝國攻取撒瑪利亞城後,外邦人與當地以色列人通婚所生的後代(王下一七:23-24)。耶穌醫治了十個痲瘋患者,但是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一個被猶太人排斥的人,立刻回來感激耶穌為他所做的一切。

著名作曲家巴哈(J. S. Bach)曾給自己一個看似不可能達到卻完成了的挑戰,要在三年間為每個主日崇拜寫一首新的清唱劇。他許多的作品已遺失了,但從遺留下來的作品中,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他在每首創作的樂曲開頭署上JJ兩字母,然後把三個字母SDG寫於曲譜最後。JJ是拉丁文Jesu Juva (耶穌助我!)的縮寫,SDG是 Soli Deo Gloria的縮寫,“榮耀獨歸於神”的意思。

soli-deo-gloria

神是萬福之源,祂是生命的根源,賜下生命與富足(詩一三三:3,一二八:2)。祂的榮耀彰顯於天(詩八:1,一一三:4),充滿全地以及高過全地(詩五七:5,七二:19,一○八:5),也在列國萬民中(結三九:21)。神的榮耀不容許被奪取或遮蓋,“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羅一一:36)

撒瑪利亞人發現自己得到醫治後,立刻把榮耀歸於神,沒有延遲。與耶穌接觸過的人中,沒有一個像他那麼大聲和用力的感謝讚美神;15節的“大聲”的希臘文是mega,意思是“巨大”。他滿心地大聲讚美神,肺活量和精神勝過一個合唱團;他高聲歡呼,使耶穌成為聚光的焦點。這個痲瘋病人以前要大聲警告附近的人與他保持距離;如今他被治好,他不再需要喊叫“不潔淨了”,但現在他卻比從前叫得更高昂!

撒瑪利亞人的感謝,是聖經記錄耶穌在世時,唯一一個個人對祂的感謝。“感謝”的希臘文動詞,在四福音書只出現十一次,九次是耶穌向父神的“感謝”;另一次來自比喻中法利賽人不蒙悅納與偽裝的感謝(路一八:11);而唯一一次人對耶穌的感謝,竟來自受人輕視的撒瑪利亞人(路一七:16)!

其餘九個猶太痲瘋病人,並沒有感謝耶穌,他們只想着到聖殿去得着祭司證明他們已經潔淨!或許他們在想着即將要做的事,可以回家,可以去探訪朋友,可以去工作,他們有無數不盡更優先的選擇,因此放棄了回去認識那位給他們好處的耶穌,他們忽略了一個可以與耶穌建立更親密和深厚關係的機會。他們痊癒之後,無論在空間或靈性上,從頭到尾都沒有進一步的走近或邁向耶穌。

感謝神並不需要花言巧語和複雜的步驟,也不需花錢,而只需要真心的表達。第16節原文記載撒瑪利亞痲瘋病人是俯伏着“用臉貼腳”在耶穌腳前感謝祂;他話語不多,但心誠意盡。他雙膝跪在地上,臉伏貼在耶穌腳上。普通人若沒有經歷他過去的痛苦,是不會了解他目前的感受的。生命中最大的美德就是有謙卑,正直,以及感恩的心。撒瑪利亞人有很多感謝耶穌的事:耶穌不只醫治他,也告訴他人生該走的路,並賜福給他。

那撒瑪利亞人不單竭力歸榮耀與神,實際地感謝耶穌,他也體驗到親近耶穌的美好。他回來不是因為他不需要祭司的證明,他與其他九個有同樣的需要。本地祭司的判決還可以等,重要的是尊榮的大祭司(來四:14)的判決。很不幸的,其他九個猶太患者只從遠處經歷耶穌(12節),他們失去了與主耶穌有親密的,直接的,個人的接觸。只有這撒瑪利亞人獲得與耶穌有這麼親近,坦率及更新的關係。

Thanks to the Lord

那九個猶太患者,與耶穌同為猶太人,看起來很接近耶穌,實際上卻很遙遠。耶穌對這個撒瑪利亞外族人感到欣慰,卻對自己的民族覺得非常傷心失望。人可以在有需要時就倚靠祂,毫不遲疑的來,事成之後一聲不響就走。這九個猶太人稱耶穌為主(13節),但是他們卻不願意留下跟祂學習或相交。他們原本可以回來再聽到耶穌的教導,親自與耶穌交談,但是他們就此離去,耶穌對此感到遺憾。很可悲的是,人往往要禮物,卻不要贈物者;要得到醫治,卻不要醫生;要承受天國,卻不要國王;得力之後就忘了源頭,打開門後就扔掉鑰匙。

痲瘋病使人的身心受折磨,但忘恩負義是更可怕的病,它容易使我們忘記神的恩典,輕視祂的工作,不懂得去回報。你是否感謝神恆久的慈愛和祂奇妙的作為?你有沒有因祂世世代代的公義及信實感謝祂?聖經提醒我們要感恩,因祂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一○三:10)。你在尋求幫助和得到幫助後的態度是否一樣呢?你是屬於百分之九十忘恩負義的人,或是百分之十感恩圖報的人呢?

資料來源:金燈臺活頁刊第177期 2015.5
作者葉福成牧師為美國創欣神學院專任教授

價值與敬拜

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衡量價值的功能。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能分辨高低價值的等次,並做出不同的回應。對不好的朋友,你不多講話;對好的朋友,你更親近他;對有價值的青年人,你更多栽培他,因為價值在他裡面。於是你「喜愛」、「愛惜」、「敬愛」、「敬佩」、「尊敬」、「恭敬」。回應最高價值時,你發出「敬拜」。「敬拜」是唯有上帝才配得。

人評定價值的功能,使人欣賞不同的價值,排列上至創造者下至被造界的等次。我們怎麼能將不好的音樂與貝多芬的音樂擺在一起呢?有些音樂雖然一時很難欣賞,但終久你會明白其中的涵意與所用的音樂價值、和諧度、整個格式的表達以及精神的發揮。好的音樂可以振奮整支軍隊的戰鬥意志,像《馬賽曲》(La Marseillaise,法國國歌);好的音樂將使一國的文化,流傳千古、光照人類。人對價值的衡量與擺列,是基於神給人價值系統的本質。一個懂得敬拜上帝的人,是一個非常懂得最高價值的人。

人的價值系統就是對神給予人這份尊貴本質的應用。人應當敬拜神,因為祂是價值的本體,是最高的價值。對好的東西或好的人,我們要敬愛、敬佩、尊敬。這是在人裡頭一個偉大的功能,卻是許多人忽略的生命本質。人從對上帝的敬拜到對別人的尊重,整體擺列的文化體系就是價值系統。

基督教-絕無僅有讚美的宗教

世界上沒有一種宗教會像基督教產生那樣偉大的音樂!歷史上也沒有一群人,可以像基督徒這樣唱詩!基督教的音樂,基督徒所唱的詩歌,實在是心靈深處受神愛的啟發、感動,藉著音樂的才幹、恩賜寫出來的。基督信仰和心靈感受所產生的音樂,有特別的溫暖、特別的盼望和愛的成份在裡面。這不是任何政治團體、學說主義、社會動力能夠帶來的果效,也不是其它沒有神的啟示、沒有救恩的喜樂、沒有赦罪的平安、沒有來生絕對盼望的宗教系統,所能產生的藝術果效。

More »

在今天的世界,人類似是在繁榮的希望中,但實在卻是陷於黑暗困苦。人們根本就缺乏安定自己的力量,又何從而安定社會?所以,現今的世代,可說是人類史上最不平安的世代,到處戰爭流血,兵連禍結,民不聊生。國際的問題,國內的問題,充滿了解不開的結。

杜甫的詩曾說:“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今天,世界上的戰火,豈止“連三月”?人在動亂不安之中,在痛苦的現實裏,大家都不惜代價的訪求平安。

翻騰的海浪

晉朝的陶潛(淵明),在飽經戰禍離亂之餘,寫了一篇“桃花源記”,他編造的聊以寄託的“世外桃源”,成了人們所期求的目標;但實際上沒有人尋得,也沒有人能建立一個那樣的理想社會。現今的世代更悲慘,而悲哀的是由於知識的進步,物質文明的進步,教育的發達,並改善不了人的惡性;反而更增加了人物的慾望,使野心家挑起仇恨火燄的時候,不必憂慮缺乏可供燃燒的柴。於是形成了這波浪翻騰的世界現狀,一切人為的制度,社會組織,都在搖盪翻騰的情形中;我們的生命之舟隨時有破碎沉覆的可能。

中國的先哲,早就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夙願;只是,“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人士,終於證實連“正心”也作不到,自然不用說天下是“平”不了。仍然是波浪翻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歷史上,從未有過長治久安之局,這事實,難道還不夠我們醒悟?還不夠使我們痛哭?

總不得平安

我們只從報紙上的記載就好了─那不過揭開了社會的一角─哪一天沒有作奸犯科等令人不愉快的字眼兒?我們的文化先驅者,創造了這些壞字眼,就證明有這些痛苦的壞事存在;不過這些字,在現在使用的機會更多倍的增加了。不法的事日漸增多,各地的監獄中經常有人滿之患。有兩方面的努力:一是增建擴建監獄,一是放鬆法律綱紀,使“不合法”的變成合法,不道德的變成了“新道德”;不同的方向,證明了同樣的人性敗壞事實。

Shalom

人們希望平安嗎?當然的。但為甚麼得不到平安呢?

聖經說:“惡人好像翻騰的海,不得平靜,其中的水〔罪惡潮流〕,常湧出污穢和淤泥來。我的神說:惡人必不得平安”!(以賽亞書第五十七章20-21節)

平安何處尋

在不安的時勢,“家書抵萬金”;而真正的平安,就是萬金也不能買得。
使人失去平安的,乃是因世人離開了神,偏行己路。“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他們的眼中不怕神。”(羅馬書第三章17-18節)人犯罪,必要受罪的刑罰,不惟在世嘗受不得平安的苦果,而且死後還有審判與永遠的苦,就是火湖的沉淪,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神是慈愛的。為了拯救世上無望的罪人,賜下了祂的獨生愛子主耶穌基督,擔當全世界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使凡一切信祂的,罪得赦免。聖經說:“祂〔耶穌〕被掛在木頭上〔十字架〕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祂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彼得前書第二章24節)祂死了,三日後復活了,得勝死亡;在升天之後,賜下聖靈,住在信的人心裏,使信的人有智慧,會分辨是非,行義路,“祂路之中全是平安。”末了,主耶穌還要再來,信祂的人得永遠的榮耀,與耶穌基督同在,這才是真正的平安。

主耶穌現在仍然伸手招呼:“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平安〕。”現在就相信,接受祂吧!
 
資料來源:金燈臺活頁刊第175期 2015.1  作者:于中旻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5 16 17 Next

Copyright © 2017 lcmstan.twbb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WordPress Plugin